登陆首页-共享经济2.0:要素供给有了新方式

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3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 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明确提出,培育发展共享经济新业态,创造生产要素供给新方式。

“此次《意见》的出台为共享经济带来新机遇,将推动共享经济突破瓶颈,迎来新的加速发展期。”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催生了许多共享经济新业态,这些新业态在疫情后也将有新发展。

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为32828亿元,比上年增长11.6%;共享经济参与者人数约8亿人,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7800万人,同比增长4%。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一方面,在移动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的背景下,共享经济作为一种新兴商业模式,背后所蕴含的“平台”“服务”等元素具有较大的市场价值和发展潜力;另一方面,共享经济能够有效提升闲置资源利用效率,吸引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不断创新的企业入局。

张新红认为,《意见》对共享经济的认识有了进一步深化,对于共享经济的发展潜力和空间给予了更深入细致的描述。“过去共享经济更多是在生活领域发展得比较好,但这次《意见》还对过去发展相对较慢的一些领域比如共享制造、共享农业等,给予了更多关注。”

《意见》提出,推动形成高质量的生活服务要素供给新体系。鼓励共享出行、餐饮外卖、团购、在线购药、共享住宿、文化旅游等领域产品智能化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发展生活消费新方式。扩大电子商务进农村覆盖面,促进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

在江西,黄淑敏在遂川县城的茶博园开了家茶叶店,主要销售当地特产狗牯脑茶。受疫情影响,销量一度下滑。为走出困境,她让妹妹走进直播间,向天南海北的消费者介绍家乡的特色茶叶,生意慢慢复苏。黄淑敏还和几个来往密切的同行商量,“共享”直播间流量,在保证茶叶品质的前提下,大家互通有无,可以纯粹帮忙,亦可提取少量佣金,互惠互利。

共享经济不仅拓展了城乡发展的新空间,也在打造共享生产的新动力。《意见》提出,推动形成高质量的生产服务要素供给新体系。比如,鼓励企业开放平台资源,共享实验验证环境、仿真模拟等技术平台,充分挖掘闲置存量资源的应用潜力。

在河北,固安肽谷生物医药产业园区为企业提供生物医药研发所需的“高端仪器设备”和“共享实验室”。固安京南科创谷负责人任志君告诉记者,园区设有细胞生物、分子生物、蛋白组学研发技术平台,提供高端先进设备仪器近220台,免费供企业预约使用开展研发实验。

“将来的共享经济将从消费领域向生产领域延伸,生产能力和制造资源的共享将会成为主战场。”张新红说。

此外,《意见》提出,推动构建数据要素有序流通、高效利用的新机制。

近日,杭州某纺化公司采购经理莫建峰看着手机屏幕,订货单陆续发来,要什么货、多少吨、送到哪儿去,一目了然。自2018年接入传化智能物流平台系统以来,该企业实现了一键发货、货源实时整合、运力智能调度,以及物流在途跟踪的可视化、自动化、智能化管理。

莫建峰算了一笔账,去年一年18万笔订单,节约了63个工作日,回单确认时间减少1008个小时,费用结算时间从1周缩短至3天以内。

传化智联执行总裁陈坚介绍,每年有数百万辆货车、数十亿吨物资和数千亿元资金在传化智能物流平台网络中高效流转。

“数据具有巨大的价值,能够为共享经济创造无限发展空间。”盘和林认为,在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的支持下,数据的共享与快速传播,让不同社会参与者互相交换自己所拥有的数据,能够产生更大的经济价值。数据共享是否充分,事关共享经济精准营销、风险管理、资源共享、市场开拓等各个方面。(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熊 丽)

责编:张阳

/p>

责编:秦雅楠

登陆首页-信贷有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疫情发生以来,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锦屏县金融机构对辖区内企业加大资金投放力度,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激活企业活力。目前,锦屏县累计向辖区内企业发放贷款1.5亿余元。贵州飘雅服饰有限公司获得流动资金贷款,用于扩大产能需要。图为该公司工人在生产车间工作。  杨晓海摄(人民视觉)

中国人民银行7月10日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数据显示,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M2余额以及人民币贷款余额均有较快增长,对实体经济提供强有力支撑,也显示出中国经济正逐步回归正轨。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当前中国经济运行基本平稳,货币政策稳健更加灵活适度,经济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预计下半年经济整体向好的态势还将延续。

支持实体力度明显提升

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6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3.2%,增速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2.8%,增速比去年同期高1.6个百分点;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0.83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6.22万亿元。6月末,M2余额213.49万亿元,同比增长11.1%;上半年净投放现金2270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周学东分析:“这3组数据增速都大于10%,对比此前社融和M2增速一度在8%左右,可以看出上半年经济恢复的还是比较快的。”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认为,今年上半年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高于去年同期,显示出当前全社会流动性合理充裕,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比较大,且在持续加大。

数据显示,上半年,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2.33万亿元,同比多增2.31万亿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提供的债券、股票等直接融资也大幅增加。上半年,企业债券净融资3.33万亿元,同比多1.76万亿元,接近去年全年水平;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2461亿元,同比多1256亿元,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3862亿元,同比多增4250亿元。“这三类直接融资在社融规模增量中所占比重高达19.1%,占比明显提高,金融市场对实体经济提供的直接融资明显增加。”阮健弘指出。

信贷资源投向重点领域

上半年,信贷投向了哪些领域?

从贷款结构看,上半年人民币贷款绝大部分投向了实体经济。上半年,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8.77万亿元,占各项贷款新增量的72.6%。其中,短期贷款增加2.82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4.86万亿元,票据融资增加9697亿元。阮健弘分析,企(事)业单位短期贷款为企业提供了必要的流动性支持,中长期贷款则有利于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上半年,企业贷款增加比较多,是实体企业的资金需求增加和金融支持力度加大共同作用的结果。从结构上看,当前信贷供给比较好地配给了企业流动性需求和全社会抗疫需求。”阮健弘表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省份,银行应贷尽贷、应贷快贷;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例如租赁和社会服务业,贷款的提款率比上年有明显提升;同时,制造业、基础设施、房地产等行业的贷款增速也在预期之内。

制造业作为支柱性产业,获得了较多信贷资源。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是4.28万亿元,同比增长19.6%,增速创下自2011年2月以来的新高。其中,高技术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速40.9%,延续了过去几年高速增长态势,比去年同期明显提高2.5个百分点。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分析,制造业贷款快速增长,一方面得益于制造业产业部门转型升级进程的加快和成效的显现;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商业银行自身对制造业贷款和金融服务的重视程度有了显著提高。

良好态势进一步延续

“预计下半年,货币信贷和社融将继续平稳增长。”阮健弘表示,上半年金融总量充足,有效支持了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当前中国经济运行基本平稳,供需两方比较平衡,货币政策稳健更加灵活适度,经济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

货币政策方面,下半年将更加灵活适度。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表示,一是总量上适度,信贷投放和经济复苏的节奏相匹配。二是价格上适度,利率适当下行,但不能过低。既要引导融资成本降低,让利实体经济,但是利率下行不是越低越好,利率过低对实体经济不利,可能产生套利等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预计,下半年,中国经济总体上将维持进一步好转的态势。随着复工复产和疫情取得重大成果以及各项金融货币政策发挥重要作用,近期好转态势比较明显,消费、投资等情况在不断改善。下半年这种好转的态势仍将持续。此外,随着新基建等投资项目地落地,投资有望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消费、出口、物价等情况也将进一步好转,整体经济将继续维持向好的态势。(记者 徐佩玉)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0年07月13日   第 03 版)

责编:赵宽